作者:劉友祥(水產海運)

白云蒼狗,轉眼間,來海運工作已近20載。鐵打的營盤,流水的兵,對航海人來說,再恰當不過了。20年的歲月,經歷過種種大小事,亦面對過人生種種,但彈指一笑,多隨云煙而去。留下的點點,如晚霞朝露,依稀難辨,而唯有一事,恍如昨日,恐怕將記憶終生的,那就是2002年,我結婚那天的考試。

2002,我近而立之年,似乎注定了忙碌。當年休假時,正值海事部門規范任職證書,漁業船舶證書已經不能使用,像我一樣的很多同事都面臨著艱難的選擇,好在當時的李德信總經理親自跑北京,給我們爭取到可以考試的機會。機會難得,必須全力以赴,才可實現人生的轉型,這也算事業吧。而另一方面,認識一些時日的女友,也因年齡問題,催促我趕快結婚,加上我家老娘,兩個我最重要的女性,整天死纏爛打狂轟亂炸,似乎不結婚就跟我有不共戴天之仇,對她們來言,這是重中之重,其他無論何事都得給它讓路。怎么辦,向來想做好balance  family and job的我,只好咬咬牙答應下來,一根扁擔挑兩頭,齊抓共管吧。

妥協之后,遭罪的就剩下我這120斤的小身子了。房子剛剛交了鑰匙,需要裝修,結婚的物品需要購置,考證,還有我報的自學考試。人生怎一個“忙”字了得。光忙也不要緊,還得安排好時間,要不就會發生沖突啊。在婚期的安排上,就出現了難題,最后反復斟酌,決定安排在12月中旬,因為按照考證時間安排,11月實操考試,1月是理論考試,中間這段時間算是忙里偷閑的。誰知,天算不如人算,不知何故,學校把實操考試延遲了2周,結果,結婚那天正好有考試安排,但事已至此,已無更改可能,只能見招拆招,臨時發揮了。

等到結婚那天,我西裝革履,新娘子婚紗加身,所有的儀式還得按部就班,一樣不能少,必定是終身大事啊。只不過時間要抓好,上午就讓別的兄臺考吧,我是沒時間的。下午一點多,飯是草草將就了下,就跟老婆坐車去了船院,因為考試結束我們還要到沿海一帶錄像。到校的時候,已經2點半,找人一問,前面還有2,3位同學,就稍微等一會兒硬著頭皮進去了。科目是電氣,考官是“老陰天”,要求之嚴早已聲名在外。我倒吸口涼氣,心想自己肯定要掛,因為他的課,我請假沒來。事到臨頭,怕也沒用,只好孤注一擲,走到哪算哪。還好運氣不錯,我抽到的是并電和查找電路故障。考官抬起頭,這才注意到我的行頭,可能監考多年來,也是大姑娘坐花轎——頭一次遇上吧,臉上露出了詫異的表情。怎么今天結婚,他又恢復了他的嚴厲。我忙遞過喜糖說,按照以前的安排早考完了,結果學校這不又延期了嘛。他說該怎么考怎么考,別以為自己大喜的日子我就會通融。我說是。其實我心里已經有底了,因為這2題是我的長項,多年的操作,已是易如反掌的。先是并電,柴油機響起,我信心十足的過去,調速,開同步表,11點鐘方向,并,2車穩穩的并聯運行起來,成功。考官面無表情,似乎對我說這個簡單,不能說明什么,等下一項吧。你把這個故障排除,并告訴我原因,他指著一個啟動箱說,電路圖在黑板上。我暗自得意,要是讓我背什么條文,我不一定全答對,但是這個,我定會手到擒來。我三下五除二,用了不到一分鐘就搞定了,他有點瞠目結舌。詢問我是什么故障,我說短路。由于是說的,他聽不出是“短路”還是“斷路”,我馬上在黑板上寫了個“短“字,他心悅誠服。你是不是干過電,他問,我老老實實的點頭。我說嘛,一般的同學都難以通過,即使過的也得搞10分鐘以上,你卻怎么快就能解決,原來遇上行家了,好,滿分。

妻在車里見我滿面春風地走出來,早已明白了七八分,打趣道,人家關云長溫酒斬華雄,我老公盞茶過考試。我說托你的福,人家說花開并蒂蓮,我考的是同步相隨的并電,得益于大喜之日啊。

1個月后,我走上了理論考試的考場。參加那期考試的有20多位同事,只有我一人成功通過。

許多年后,每每和妻談起這段結婚之日的插曲時,她都似有不平之色。人家結婚不是旅游就是招待朋友,那像你,竟然是考試……但我能從她的嗔怒里讀出那一絲絲的得意。或許,這樣的結婚記憶更有意義更值得玩味吧。

2015-07-07

為自己鼓掌 促中魯成長(二等獎)

上一主題:

發布時間:

企業文化

結婚那天考試(二等獎)

下一主題:

海延分公司近期舉辦了新《安全生產法》學習講座
360博雅德州扑克筹码